首页 > 岭南新闻网 > 人物荟萃 > 正文

【名师工程·人物志】甘应鑫

 

作家甘应鑫

 

 【名师工程·人物志】

爱青春更爱疯狂的人

 

《岭南教育》记者章晓纯

 

  甘应鑫,1983年生,广西人。中国作家协会“阳光80后”代表作家,曾任中国青年出版总社《青年文学》杂志副主编。2009年至今在全国媒体发表岭南新闻上百篇。现任广州岭南教育集团《岭南教育》、岭南新闻网主编。

 

  岭南新闻网 青春是什么?明媚忧伤、五颜六色的肥皂圈,在他身上这词好像都不够味。从遇见他才明白青春如此疯狂——爱生命、狂工作、疯狂享受生活给予的一切。

  他是我的老师,他叫甘应鑫,从广西来广东的“他乡人”。他自称独居于广州某村头的山顶上,“遗憾是山上未见和尚尼姑,难耐啊。”以他现在的芳龄,将其扔进学生堆里少有人会察觉他是老师,最多猜到他是超龄的师兄。他长得其实也没有什么亮点,只是那两片眼镜片厚了点,或许这能体现他的“才气横生”,据有关数据显示,文化人镜片都很厚,可能他就这样陷进文化圈里了。

  16岁开始了他疯狂的文学路,在全国文学名刊显露过“数笔”。他不经意的“数笔”曾影响着一批80后,时常被老一辈作家惦记着。

  2009年春,他不知为何来广州岭南教育集团编小报。曾好奇问过他为何蜗居在此,他很诚恳地说,“我来岭南长草的——赚生活费。”其实,熟悉他为人的都知道不是那么简单,只能说甘老师就继续“长”吧,最好在文学路上多长N公里草。

  提起《岭南教育》,他就疯狂了,对报纸的执著让人难以想象,你要是不小心在他出报期间跟他搅和几句,他立马跟你急,他说,办报是严谨事对文字得严肃,我们是小报更得精心办。每期报纸他都用心编辑、费心排版、细心校对,总想变着法子给报纸出新。他常加班到夜黑风高,保安不耐烦的催促,他才撤离办公室,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总是说:“我还想把事情做得更好”。手把手为学生记者改稿件直至凌晨,那是他的家常便饭,他的心血虽不见每篇新闻报道的署名,但每期版面都是他的心血。

  有时回宿舍了还继续“作”报纸,或者进行他写作探索。哪天听他说睡觉超过5、6个小时的话,那就不正常了。他争分夺秒地学习新闻学专业书刊、自己编报撰稿,生怕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每当报纸出来后,他都要反复检查,活像一个慈父在帮要出远门的孩子看衣冠是否整齐、身体是否健康,总是想让孩子光彩耀人。

  每每遇到同行蔑视报人成果,他会叹息一声:“好好的报纸怎么就浪费了,就算种菜都要认真施肥,除草,更何况是出报纸,都是仔细的活。”因此他选稿严格、行文办报严谨,他讨厌别人让他将话反复罗嗦,他身上的“雷区”至今我还未预测出来,有时真让人退避三舍,他俨然是个挑剔的狂人。他不会错过青春在身上停留的光阴,疯狂完成青春赋予他的使命,并且感染身边的人。

  其实在生活中,他倒没有那么执著了,拖鞋能穿上两只“左脚”,衣服偶尔能潇洒地穿反,然后若无其事继续上班,跟没有那么回事一样。他喜欢休闲服、鸭舌帽,再背着长枪短炮式的照相机四下微服私访,他常说:“办报整天待在办公室是坐以待毙,怎么得了,出去转转才知道天外有天。”

  跟随他学习工作,他脸上笑容从未褪色,像个邻家大哥,但是人却虚胖了些。平日里,他的话是比金子值钱,最多扔点散碎银两让别人过把瘾,有时真觉得他对同事好吝啬。奇怪,只要是跟我们学生一起交谈,他话匣子打开了,你叫停他还不乐意,滔滔不绝讲3个小时,他每句话都没重复过,每次想来都会少见多怪地啧啧惊叹,或许这是他深夜悦读“磨练”出来的。“我最骄傲最幸福的是团结了有理想有追求的大学生。”做他学生还真让人羡慕,乐极了。

  偷偷透露下,他觉得自己影响的人不够多,现在正开始对我们90后发功,他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我们《岭南教育》要团结优秀大学生组成一支思想先锋队。在我们这只队伍里每天都在乐事分享,每次冲锋陷阵,我们没有畏惧地向前冲。其实是他故意不小心地将自己功夫教给学生,让我想起《笑傲江湖》中的风清扬,不是他武功高深,而是他对徒弟毫不吝啬地传授其武艺。而他曾肉麻地说:“新生来了去,让大学永不衰老,许愿从今起把过去的大学记忆捐献,用爱找出金点,让恩师的大爱传世。”殊不知在他学生心中他早就成了狂人,大家都想找他淘金。

  “除了对工作疯狂,他对学生的亲近也是种疯狂,有哪位老师会像他那样跟我们笑打笑闹,偶尔还会被他调侃。生活中他像我们兄长,我们团队成员谁生病了他总会打电话问候、甚至送去水果和鲜花,他的爱心像春风化雨滋润着我们的心。” 他学生李洁说,狂人也有温柔一面。

  电影《2012》上映后他有句口头禅——这世界不纯了。这话总让人开怀,幽默中包含睿智,那是他对社会的忧患,是社会责任感使然。这或许我们新一代青年所缺乏的,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还有更多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去做,而前提是要珍惜今天。

  如今《岭南教育》已成“职教改革风向标”,闹成广东高职院校、教育机构报纸的第一。他作品时不时见报,且是大幅度轰袭中国知名报刊,他的文学评论、电影评论就漂浮在各大畅销刊物上。

  若想为他出书的话,那么我已经想好书名,引用他的话:“我不叫雷锋,我叫雷鼓。”他的疯狂壮举要像击鼓般震撼岭南,或许波及的地带将更远。如果你还想听听他的疯事,那就静观其变,他下一场预谋——梦想写作,正在等待春暖花开的晴天。他爱青春更爱疯狂,他正彰显着——疯狂是对青春无悔的选择,青春需要彻底的疯狂。

2010年1月初稿4月修订

 

  (作者章晓纯,岭南职院2008级学生、《岭南教育》记者,2010年起先后在《南方日报》《南方都市报》《信息时报》等报刊发表作品。)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甘应鑫
责任编辑:刘翊
0
K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