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岭南新闻网 > 人物荟萃 > 正文

【名师工程·人物志】潘育川

摄影家潘育川

 

【名师工程·人物志】

要从传统中突围

——岭南职院艺术与传媒学院教师潘育川

 

  岭南新闻网 继2009中国观念摄影展、2010广州实验摄影图片展、2010广州太古仓当代艺术展之后上,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艺术与传媒学院教师潘育川再次闯入公众视线。

  2010年7月3日潘育川主持的“广东大学生实验摄影作品系列展”在小洲村广州国际艺术空间站举行。此次系列展“专门是为学子量身制作,而且是非牟利的。”潘育川说,首展是来自岭南职院五位学生的摄影作品,希望通过我们平台让更多新人相互交流、提高。

  回首往昔,风华正茂的潘育川玩摄影极“雷人”,可谓惊世骇俗。1998年12月,潘育川在广州策划举办了全国首次《实验人体摄影展》,在清山绿水间组织一批摄影师大拍人体。舆论对这种离经叛道的艺术褒贬不一,有人干脆将潘育川封为“人体摄影艺术家”。

  随后,人体摄影展又爆新闻。有个模特向媒体哭诉,照片的大范围发布给个人生活带来困扰,并质疑潘育川和其他摄影师违约,将人体照片用于商业用途。接下来自然是潘育川出面向媒体解释有关的合约问题。纷纷扰扰中,潘育川的摄影师身份渐渐被遮盖了,成为一个新闻人物。

  2001年,他又一次让公众直接了解他的疯狂,但这一次,他理智地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他的摄影作品上了。先是推出了《新人类卡通一代第四回虚拟艺术展》然后是行为艺术摄影《猫样城市》,接着是最高潮:系列组照《芭比娃娃》和《瓶子》。

  其中《芭比娃娃》这套组照其实构图很简单,只有芭比娃娃和荷花两种元素,这本来是两种很纯美的东西,但在潘育川的照片里,这两种元素相遇后却产生了妖艳、诡异的魅力。

  《瓶子》系列中,潘育川将照好的美女照片放在瓶子里,暗示人总被这样那样的瓶子桎梏着,结果被桎梏的美女脸变得丑陋和奇怪。看完这组照片记者只有一个感受:自由,只有自由才是最美丽的。潘育川总是背着双肩背囊,身材瘦削,行动干练,看上去像个小伙子。据说男人保持容貌的秘诀是激情与奇幻的想象力,潘育川或许能证实这个说法。

  潘育川说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拍照片,当时他学国画,潜移默化的水墨精神培养了他独特的审美眼光,也丰厚了他摄影作品的底蕴。从自发渐渐走向自觉,潘育川开始寻找西方摄影与中国画之间在艺术精神上的某种共通性。毕业后他没当画家,而是去报社里当摄影记者,拍摄了大量的新闻照片。1989年12月他前往澳大利亚,主攻摄影专业。目的不是赚钱拿学位,而是将留学视为一条必经的文化道路。“在异国他乡,反观自己浸淫多年的中国文化,反倒有了某些更加清醒的认识。”而且,还让他悟到了一种独特的黑白创作方法。

  潘育川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们都有这样的经验,看很远的东西,只有黑白两种结论,但接近了才知道黑白之间是那么复杂,还存在着多种颜色。中国画就是用黑与白这种很简单的方式来表现五光十色的世界。”潘育川说,很长时间他只用一个超广角镜头拍照这种超广角镜头拍出的图片有一种变形的视觉效果,潘育川更看重的是与被摄人物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的存在带来一种接近水墨精神的观察角度。1993年,潘育川回广州,在华南文艺学院美术系担任客座讲师,同时进入旺盛的创作阶段。遗憾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广州,少有人有心情去欣赏艺术,更别提去理解潘育川从国画中悟出的水墨精神。尽管长期处于无人喝彩的阶段,但潘育川从超广角镜头后观察到了一幕接一幕的奇妙当代世态。

  这种世态,是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世态,传统的水墨精神表达它显得有些无力,相比之下,西方艺术样式似乎更能驾驭它。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潘育川在行为艺术中找到了新感觉,他发现行为艺术的精髓就是极端化的符号意识。于是,符号和超广角镜头成就了潘育川的观念摄影。

  对观念摄影,潘育川说:“就是探索摄影各种可能手段的非常极端的表现。我原来是绘画的,对图式的敏锐和艺术历史的了解影响到我的摄影艺术实践。目前这种方式可说是兼具观念行为和装置艺术特色的创作,我试图对传统摄影创作做一次突围,还想探索处于困境中的抽象摄影从传统向当代转换的可能性。”

  潘育川的摄影,不是随机的,而是预谋的,他骄傲地说:“我都是构思好才去照的。” (胡盛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甘应鑫
责任编辑:甘老师
0
K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