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岭南新闻网 > 专题聚焦 > 正文

【校运会】5000米参赛运动员赛前分享:从公园跑到赛场,从少年跑进青年

陈文涛 男子5000米参赛运动员 

陈文涛

提起跑步,我已有些感受。

还记得,我第一次算得上是长跑的时候,是在高三的那个寒假里,那时为了有良好的身体素质去考试,于是就开始了相对规律的跑步。那次我原本打算跑一会儿就回家的,但是跑完了自定的路程后,突然觉得,心里很不痛快,觉得自己体内还有很多体力,我想发泄,不想跑完了自定的路程就结束了。似乎心里在说:“你只能跑这么一点么?”于是我就撒开了限制,决心痛快地跑它一回,那一次,尝到了些许甜头。

说到跑步,就不得不提起我高中时期的那座公园。

那座公园,坐落在我高中的附近,不到10分钟的路程即可到达,说起和这座公园的邂逅,那是因为我觉得老是在学校的沙石运动场上跑圈圈着实无趣,于是我试着去那里跑过一次,没成想就喜欢上了那里。

那里有很多树木,真的很多,多到似乎可以把天空填满。而且那里不像普通的跑道只有平地,那里有斜坡,有楼梯,都是一些可以拿来跑出花样的道具,有些时候,在那里跑步,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可以因为自己跑在如此缤纷的公园里而开心,像是有了一个巨大的玩具城,怎么也玩不完。

高三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心里也会充满对未来的迷茫和忧虑,像游戏一类的放松手段,已经不能满足我的需要,我选择了跑步,作为那时我内心宣泄的唯一手段。

那时,我头上戴着蓝牙耳机,手里拿着诺基亚,一边听着耳机里流传出的音乐,一边跑在公园的路上,那时我跑的很凶,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很辛苦,没有足够的体力支持,跑不够足够的距离,就觉得内心的压力和忧虑没有宣泄干净。压力和忧虑,像魔鬼一样缠绕着我,让我浑身难受,我只能跑的更远,跑的更快,就像摆脱追杀一样的跑,就像逃命求生一样的跑。跑!跑!体力不够,就硬着头皮撑着,腿跑痛了,就拿起拳头砸大腿,仿佛对着它说:“跑啊!跑啊!给我所有的体力!我要你所有的!我要,我全都要!”

那时不管寒风凛凛,还是烈日当头,我都会在那座公园里,跑,不停地跑。

每一次跑完后,身体总是感觉一种莫名的快感,全身上下,都流淌着一股热腾腾的血液。从腹部,一点点地,像岩浆一样流经全身。冬天它会化作我身上的热气,围绕着我,对抗呼啸的北风;夏天它会化作我额头的汗滴,点滴流下,带走内心的不快。

一次次疯狂的跑,一点一滴积淀下来的体能。如果说今天我能羞愧地拥有资格站在运动会的赛场上,如果说今天我有什么资本能和那些真正的运动健儿同台竞技,那全是那座公园给我的,全都是。

我忘不了那座公园。忘不了清澈可口,冬暖夏凉的泉水;忘不了坡道、楼梯;忘不了我站在公园里的烈士墓,面对着远方的蓝色天空,喊出了我一直没能对她说出的话。

现在我离开了我的家乡,离开了那座公园。或许我再也不会像那时候,能跑出那么多的欢乐,能跑出那么多的体力。我无意于在赛场上与对手竞争夺冠,我只是想通过跑步这种方式,享受我自己的那个世界。我没有健美的肌肉,也没有专业的训练经历,我唯一的资本,只是我对奔跑的喜爱,即使那可能不会长久。

奔跑,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出现在我的生活。它仿佛一个世界的入口,告诉我,这里可以通向我的内心,这里可以让我忘乎一切,只有我和我自己。

责任编辑:党委宣传部
0
K8彩票